原油價格暴跌 哪些“OPEC+”國家可能命懸一線?

2020-03-19
来源:广发期货有限公司

  摘要

  本分通过分析全球主要石油输出国石油出口收入与GDP比值、财政赤字、外债和外汇储备情况,对这些产油国进行了分类。在持续的低油价下,我们可以将高度依赖原油出口的产油国分四种类型:

  第一类,财政赤字压力较小且外债偿付压力较小,这类国家包括:伊拉克、科威特

  第二类,财政赤字压力较大但外债偿付压力较小,这类国家包括:沙特、伊朗、安哥拉

  第三类,财政赤字压力较小但外债偿付压力较大,这类国家包括:利比亚

  第四类,财政赤字压力较大且外债偿付压力较大,这类国家包括:阿曼、阿联酋

  未来较长时间内,如果油价维持在20-30美元/桶的较低水平,第三类和第四类国家将面临极大的债务危机风险,且第三和第四类国家全部分布在中东地区。而对于此次发动石油价格战的沙特而言,其外债压力并不大,但后期也不得不面临严重的财政赤字问题。

  总的来说,低油价将导致中东地区国家脆弱性上升,而最需要令人引起注意的是低油价所导致的主权债务危机,进而由债务危机引发石油危机。

  国际油价暴跌并维持低位运行

  2020年3月6日,以沙特为代表的OPEC+与俄罗斯就扩大原油减产的谈判破裂,而后,3月7日,沙特单方面宣布大幅降价销售石油,打响全球石油战争的第一枪。国际油价开启“暴跌”模式,仅3月9日布伦特原油价格下跌幅度就一度超过30%,日内最低价达到31。02美元/桶。

  而随着3月17日OPEC技术会议取消,价格战全面打响。且此前俄罗斯与OPEC+之间达成的石油减产协议将于本月底到期。后续随着各产油国大幅增加石油产量以弥补油价下跌导致的收入减少,全球石油供给过剩的格局将加剧。而目前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增长近乎停滞,原油需求进一步萎缩。我们预计油价将较长时间保持在低位运行。

  众所周知,包括俄罗斯、沙特等在内的原油出口大国高度依赖原油出口,原油出口收入在其财政收入当中占相当大比重。同时在这些国家当中,相当大一部分背负着较大的外债,一旦国际油价暴跌且维持低位运行,这些国家将出现财政赤字扩大,入不敷出,更有甚者,出现经济危机和政权颠覆。

  输出国对石油出口收入依赖度存差异

  如图2所示,从2018年全年石油出口收入绝对额来看,沙特、俄罗斯、伊拉克、加拿大和阿联酋占据了前五,分别为1656亿美元、1245亿美元、902亿美元、722亿美元以及519亿美元。除此之外,其他一些主要石油出口国主要集中在中东、美洲以及西非地区。

  但从石油收入占GDP比重来看,显然又是另外一番情景。石油收入占GDP比重更能够说明该国对于石油出口的依赖度。从图3可见,石油收入占GDP比重排名前五的国家分别为利比亚、伊拉克、安哥拉、科威特和委内瑞拉,占比分别为47.76%、40.23%、36.12%、33.06%以及32.96%。而沙特、俄罗斯、加拿大以及阿联酋的这一比重分别仅为21.18%、8.80%、4.47%和12.53%。同时,我们发现中东国家的石油输出占GDP比重普遍较大,这与该地区其他产业普遍欠发达不无关系,这也表明中东地区国家对于原油出口收入的依赖度较高。

  换言之,中东国家对于油价波动更为敏感。

  关注石油输出国可能发生的债务危机

  实际上,在低油价水平下,产油国经济能否持续运行取决于财政赤字率、对外负债、经常和资本项目盈亏以及外汇储备水平等情况。一般而言,只有财政政策较为保守、对外负债较低、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盈余以及外汇储备雄厚的国家,面对低油价的冲击,才能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从2018年各主要的石油输出口财政盈亏数据来看,在16个全球主要石油输出国中,仅有俄罗斯、科威特、伊拉克三个国家的财政盈余较为明显,其他13个国家均处于财政赤字或盈亏平衡状态。其中,在上述石油出口收入占比较高的国家当中,沙特和阿曼的财政赤字率尤其较高,分别达-9.20%、-9.00%。因此,如果后续油价维持超低水平,同时又叠加疫情肆虐导致公共卫生支出大幅增加,类似沙特这些国家的财政负担将十分沉重。

  尽管低油价将会对上述石油输出国的财政带来不小挑战。但真正可能引爆这些国家危机的还是对外债务水平。一旦石油出口收入得不到保证,而手持外汇储备又不足以偿还对外债务,石油输出国就有可能出现主权债务危机。

  从图5不难发现,在主要的产油国当中,利比亚、哈萨克斯坦、卡塔尔、阿曼、阿联酋对外债务占GDP比重排名前五,分别为102.56%、102.34%、101.64%、93.97%、69.70%。而其他一些主要产油国外债占GDP比重大约在30-40%的区间。

  而从外汇储备与外债的对应关系来看,利比亚、尼日利亚、伊拉克、俄罗斯、沙特等国外汇储备对外债的覆盖达到80%以上。换言之,尽管低油价将导致这些国家的石油收入减少,财政压力加大,但其外汇储备足以应付外债的偿付,不至于因此而发生债务危机。而反观安哥拉、阿联酋、阿曼、卡塔尔以及哈萨克斯坦等国,外汇储备对外债覆盖率不足40%,在石油收入锐减的情况下,一旦出现偿付问题就将引发债务危机。

  第一类,财政赤字压力较小且外债偿付压力较小,这类国家包括:伊拉克、科威特

  第二类,财政赤字压力较大但外债偿付压力较小,这类国家包括:沙特、伊朗、安哥拉

  第三类,财政赤字压力较小但外债偿付压力较大,这类国家包括:利比亚

  第四类,财政赤字压力较大且外债偿付压力较大,这类国家包括:阿曼、阿联酋

  未来较长时间内,如果油价维持在20-30美元/桶的较低水平,第三类和第四类国家将面临极大的债务危机风险,且第三和第四类国家全部分布在中东地区。而对于此次发动石油价格战的沙特而言,其外债压力并不大,但后期也不得不面临严重的财政赤字问题。

  总的来说,低油价将导致中东地区国家脆弱性上升,而最需要令人引起注意的是低油价所导致的主权债务危机,进而由债务危机引发石油危机。

[责任编辑:肖靜文]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为什么极速赛车9码都输 上海11选5计划 众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易中彩票开户 赢天下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 澳门手机网投 吉林快3计划 青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