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送别一位位体坛传奇

2019-12-30
来源:文汇

Osports15880130.jpg

  任凭你是世间璀璨的巨星、无畏的勇士或是伟大的先驱,终究无法逃脱生老病死的轮回。这一年,世界送别了一位位体坛传奇。他们的人生时钟停留在2019年,而他们的故事将被继续传颂。

  埃米利亚诺·萨拉(阿根廷足球选手,享年28岁)

  “最后的告别”——1月21日,萨拉在社交媒体上如此留言。这一天,这位28岁的阿根廷人在法甲南特俱乐部与队友共进午餐并合影留念。两天前,他与英超球队卡迪夫城队签订合同。数小时后,萨拉乘坐私人飞机,穿越英吉利海峡,前往威尔士卡迪夫,开启职业生涯的新篇章。

  然而起飞后不久,飞机在英吉利海峡附近的北根西岛失联。由于飞机未安装黑匣子,警方因搜救工作毫无进展而暂停。此后,萨拉家人出资继续搜救,最终打捞到了失事飞机与遗体。萨拉遇难后,两家俱乐部就是否支付1500万英镑转会费产生矛盾。今年10月,国际足联裁定,卡迪夫城须向南特支付全额转会费。

  萨拉20岁时仍未在阿根廷足坛出人头地,在球探的举荐下,他决定去法国试试运气。萨拉曾说:“我20岁就离开家乡,到千里之外追逐着那些目标,为此,我要适应陌生的环境,还要学习全新的语言。即便如此,我也从没放弃过自己的梦想,因为,足球就是我的一切。”在辗转多支球队后,他加盟南特,并在法甲赛场站稳了脚跟。萨拉的职业生涯在2018/19赛季迎来爆发,也因此得到了卡迪夫城的报价,以创队史最高纪录的转会费加盟。但这一段曲折的励志故事,却在登陆英超赛场的前一刻戛然而止,不禁令人唏嘘。

2046621254.jpg

  戈登·班克斯(英格兰足球选手,享年81岁)

  英格兰史上最著名门将之一戈登·班克斯2月12日逝世,他曾是1966年世界杯冠军英格兰队主力门将,也曾因1970年世界杯上演“世纪扑救”而闻名于世。

  戏剧性贯穿了班克斯的整个足球生涯。他原本是一名泥瓦匠,18岁时观看米德尔斯堡业余队的比赛,由于守门员迟迟未到,班克斯临时顶替,从此走上了足球之路。1966年,班克斯带领英格兰队首次问鼎世界杯,他被评为当届比赛最佳门将。四年后的墨西哥世界杯上,他在对阵巴西队的小组赛中做出了“世纪扑救”,将贝利的头球挡出门外。距离极近,速度也不慢,还顶了班克斯移动方向的反侧……贝利曾如此回忆班克斯的那一次扑救:“从我顶到头球那一刻,就确定这球进了。我都已经开始跳起来庆祝这个进球了……”

  1973年的一场车祸夺走了他的右眼视力,班克斯也就此暂别足球生涯。通过不断努力,班克斯克服了单眼视力缺陷,三年后重返球场,并加盟美国劳德代尔堡前锋队,因此被称为“伟大的独眼门将”。

Osports241439.jpg

  尼基·劳达 (奥地利F1车手,享年70岁)

  没什么比那仿佛从地狱中走出的脸庞,更能描绘尼基·劳达的无畏,那不可消退的疤痕讲述着F1史上最伟大的回归。

  1976年的F1德国站,劳达与他的法拉利赛车撞向护栏。纽博格林赛道上燃起的熊熊烈火,令带给奥地利人的头部严重烧伤,还因吸入有毒气体昏迷。身旁的牧师已在临终祈祷,但劳达既听不见、也拒绝接受这样的命运——悲剧上演仅仅六周后,拒绝了深入治疗的劳达于意大利站宣布回归。次年,浴火重生的奥地利人夺得了职业生涯的第二次车手总冠军。

  在劳达璀璨的人生中,三届车手总冠军并非仅有的荣耀。他曾涉足商界,又因促成英国车手汉密尔顿与奔驰车队签约,成为一代王朝的奠基者。即便在重病弥留之际,仍有许多人坚信劳达将会回归。然而这一次,勇敢的奥地利人没有战胜命运。5月20日,先后遭遇肺部感染与肺炎侵袭的劳达,在家人的陪伴下与世长辞。

1037119443.jpg

  何塞·安东尼奥·雷耶斯(西班牙足球选手,享年35岁)

  6月1日,由塞维利亚通往家乡乌特雷拉的路上,雷耶斯驾驶的车辆意外翻出公路,随即起火,这位西班牙球星的生命定格于35岁。

  出道于塞维利亚青训,16岁开始代表一线队出场,队史最年轻的出场球员,20岁携手托雷斯带领西班牙夺得世青赛亚军……雷耶斯的职业生涯有着梦幻般的开局。凭借在西甲的惊艳表现,雷耶斯于2004年1月加盟英超阿森纳队,时任阿森纳主教练温格对这位安达卢西亚少年充满了期待,希望他成为第二个博格坎普。在惊艳亮相后不久,雷耶斯惧怕凶狠防守的弱点暴露了,在英超对手们不断的放铲下,西班牙人迷失了。虽然他随队夺得了英超和足总杯冠军,但雷耶斯在英超的经历不能算成功。此后他又转战皇马,与巨星们一起赢得西甲冠军。雷耶斯获得了不少荣誉,但他没有兑现自己的天赋。

  雷耶斯还有一段短暂的“中国情缘”。2018年夏天,他曾加盟中甲新疆天山雪豹队,出场14次并打入4球。因新疆队未能保级(后因浙江毅腾被取消资格而递补回中甲),雷耶斯于今年初自由转会回到西乙埃斯特雷马杜拉队。

Osports15883094.jpg

  伦纳特·约翰松(国际组织官员,享年89岁)

  6月4日,前欧足联主席、国际足联副主席伦纳特·约翰松去世。从1990年到2007年,约翰松曾掌权欧洲足球最高管理机构十七载,他一手主导了欧冠联赛与欧洲杯两大赛事的改制,对欧洲足球乃至世界足球做出巨大贡献。

  1990年,约翰松以5票优势击败鲁莫后出任欧足联主席。约翰松上任初期,欧足联在经历了苏联解体、南斯拉夫解体与“博斯曼法案”后正值动荡期。然而,在约翰松的领导下,欧足联成功度过了困难时期。1992年,约翰松将欧洲冠军杯改制为“欧洲冠军联赛”,并将欧冠打造为全球最负盛名同时也是盈利最高的俱乐部赛事。在欧冠的带动下,欧洲顶级俱乐部飞速发展,将过往平起平坐的南美俱乐部远远甩在身后。另一方面,约翰松从1996年起将欧洲杯的参赛队由8支扩军至16支,无论是欧洲杯还是欧冠改制,约翰松都给予中小国家、地区队及俱乐部更多的参赛机会。

  瑞典足协指出,在担任欧足联主席期间,约翰松最成功之处在于出色地保持了顶级俱乐部与其他俱乐部之间的平衡。而现任欧足联主席切费林悼念道:“作为有着远见卓识的领袖以及欧冠建筑师,他永远会被人们所铭记,因为他为这一精彩赛事所做出的贡献,世界足球将永远感谢他。”

IMG_7919.PNG.jpeg

  郗恩庭(中国乒乓球运动员,享年73岁)

  10月27日,中国乒乓名将郗恩庭离世。作为中国直拍反胶打法的先行者,他对国乒在上世纪70年代重新崛起发挥了重要作用。

  上世纪70年代初,欧洲选手弧圈结合快攻的打法兴起,让中国乒乓球面临严峻的挑战。为了适应国际乒坛的技术发展潮流,在距离1973年第32届世乒赛不到一年之时,郗恩庭在徐寅生的建议下由正胶改打反胶。那届世乒赛上,他是男单八强中唯一一名亚洲运动员。郗恩庭最终一路过关斩将,成为继容国团、庄则栋之后第三位获得世锦赛男单冠军的中国选手。

  作为1971年第31届名古屋世乒赛的参赛者,郗恩庭更是“乒乓外交”的亲历者。那届世乒赛为中美“乒乓外交”搭建了舞台,也为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奠定了基础,拉开“小球转动大球”的序幕。去年,当他第四次故地重游时,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握着他的手说:“我爷爷曾对我说,体育明星搞外交的效果,有时专业外交官都达不到。”郗恩庭曾感慨自己此生最大的荣耀是亲历了中美外交萌芽的那一刻,“乒乓球能为国际交流、民间友好做出贡献,甚至能推动各国之间的邦交正常化,这是我想不到的。作为一名乒乓国手,我很自豪。”

IMG_7918.PNG.jpeg

  杰克·伯顿(美国极限运动品牌创始人,享年65岁)

  每一位单板滑雪爱好者的心中,都住着一块“杰克·伯顿”。这是世上最成功的滑雪板品牌,杰克·伯顿缔造的不仅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帝国、一项风靡世界的运动,而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1977年,当25岁的伯顿第一次向外界展示能固定双脚的特制滑雪板时,这项沿着雪坡向下滑行的运动还停留在被称作“雪上冲浪”的时代——一块顶部略带弧度的木板配上掌控方向的牵绳,就是先驱者们所能倚仗的全部。伯顿的横空出世,让滑雪板从如同玩具的娱乐工具,走向严肃的运动器材。昂贵的售价与保守主义者们的抵制,曾让伯顿与他的品牌举步维艰,但最终他获得了成功。从1983年首届单板滑雪世锦赛诞生,到1998年在日本长野首度成为冬奥会正式项目,单板滑雪逐渐风靡世界,而伯顿与他的商业帝国也变得愈发坚不可摧。

  遗憾的是,伯顿也无法战胜命运。11月20日,在宣布癌症复发仅仅10天后,这位单板滑雪世界的奠基人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1019608742.jpg

  吉喆(中国篮球选手,享年33岁)

  在12月5日那令人猝不及防的噩耗传来前,吉喆已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近一年,这一年,他与肺癌默默抗争。吉喆向外界隐瞒了病情,始终坚信能回归球场,但他的人生还是在33岁这一年戛然而止。

  即便在作为主力助北京男篮缔造“四年三冠”时代的那些年里,吉喆也从来不是闪耀的明星。如同这世间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他坚守着命运交付自己的平凡角色,而命运则在其生命走到尽头后给予其温柔的对待——眼含热泪的球迷们自发走向首钢体育中心,在纪念吉喆与队友们当年夺冠的雕像前捧着鲜花与烛火送别;球衣退役仪式现场,当吉喆的51号球衣被缓缓升上五棵松体育馆的上空,满场的手机闪光灯如同暗夜里的点点星光,为其点亮前行的道路;昔日战友们的泪水,过往竞争对手们的道别,球场上的爱恨情仇在这一刻都化作怀念。

  遗憾的是,吉喆自己无法得见这一幕幕。

  作者:吴雨伦 谢笑添

[责任编辑:肖靜文]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极速赛车直播 河北快3 上海时时乐 上海11选5开奖 上海11选5计划 迪士尼彩票计划群 北京快乐8走势图 极速赛车提前开奖 平安彩票计划群 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