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手记】最後的留守者

2019-11-30
来源:香港商报网

  被封了13天後,理大終於解封了,由校方接管,最後的留守者也在傍晚離開了校園。

  警方在上午進入校園繼續搜證,接近中午時分宣佈撤離解封,由學校接管。理大隨即派出安保人員守在各個進出口,其中有不少是外籍的保鏢,除了記者以外,一般的人員包括學校的職員和學生都不予進出,除非有特別的允許,比如有實驗室的老師拿著飼料進來給實驗用的動物餵食。很多聽到解封消息,專程過來現場看看的人士不得不入其門,只能站在門口張望,也有不少路過的市民對於能靠近理大感到很好奇,不停的在外圍拍照。

  其實,在警方撒離和學校接管的中間,有短暫的「無人管」真空,有不少人趁這段時間進入了校園,其中包括有理大的學生,也之前已經離開的留守者,有的人還是有點擔心,沒有走正門,從圍牆或者草叢裡進來。

  就讀大學三年級的林小姐,和男朋友手拉手一起到了邵逸夫體育館,她說被眼前嚇倒了,雖然在新聞上有看到一些片段,但是還是沒有想過學校會這麼亂,被破壞的這麼嚴重,她覺得很心痛,不只是對校園,也對這麼激烈的衝突感到無能為力,希望以後不要有暴力,不要有傷亡,希望學校能儘快修復,下學期準時開學。

  有不少人進來是想拿回之前留下的東西,再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用到的物資。在校園裡可以看到有些人背著大大的背包,甚至拿著紅藍白膠袋,在不同的大樓裡穿梭,他們都自嘲是「拾荒者」。體育館和物資中心是最多人去的地方,可以看到大家低著頭專注地搜索有用的東西,反正各取所需。

  十五歲的杰仔(化名)最誇張,拖著一個30吋的大箱子爬墻進來,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到之前藏身的地方拿回儲存起來的裝備,然後再看看有沒有其他人留下的东西。

  在理大留守了四天之後,傑仔選擇了離開,因為大部分的人都走了,再留下來意義不大。15歲的他本來要讀中學四年級,但是為了全程投入這場運動,已經停學了。他說學校也知道他的情況,運動結束之後他還是可以再次回到學校上學的,媽媽則反對他上街,但也管不了他那麼多了,反正裝備等東西都會有人給他買。

  20歲的阿明(化名)則一直都沒有離開,他說他只是進來做清潔的工作,沒有參與任何的激烈行為,所以應該可以自由自在地走出去。當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離開,他還是有點失落,甚至在想自己的選擇是不是正確的。前天警察進駐搜證的時候,還是有點害怕,躲了一整天沒吃飯。

  今天早上聽到正式解封的消息,阿明整個人立馬輕鬆下來,一直睡到下午才起床,起来打開門的時候還是有點小心翼翼,戴上口罩,到茶水間泡了個麵。后来碰到好多回來取東西的「拾荒者」回房間吃完面之後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最後也撿了滿滿一袋的「戰利品」,他笑言,「好像shopping咁!」

  回到淩亂的屋子裡,阿明說有點不捨得,「待了十幾點天,已經習慣了自己的生活,還真的有點不太想出去!」他說,自己去不了前線,進理大的時候,只是想在後勤幫忙,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成為最後的留守者。

  傍晚6點多,阿明背起他的大背包打算離開,校園裡的人已經很少了,夕陽打在遍地的廢墟上,暖暖中又帶點慘淡,看著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大門口,連最後的留守者離開了,理大事件也應該告一段落了,希望香港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记者 木子)

[责任编辑:董岳昕]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山东11选5 大富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什么方法稳 山东11选5开奖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宝马彩票计划群 全民彩票 大象彩票计划群 海南4+1走势图 快三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