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不能迴避社會思潮

2019-10-31
来源:香港商報

  周八駿

  10月16日,香港多家報紙均刊登同一則新聞--參選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區議會九龍城樂民選區的「民主派」人士林正軒,儘管在報名表政綱一欄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願榮光歸香港」等;也曾在facebook上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卻在10月15日獲選舉主任確認其提名有效。選舉主任在作出決定前,沒有向林正軒發函查詢。相比較,其他一些「民主派」參選人接獲選舉主任查詢,要求他們解釋在社交網站曾發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涵義。

  「光復」口號有「港獨」氣息

  各個選舉主任的不同做法,反映特區政府最高層對於區議會參選資格在政治上缺乏統一尺度。也許政府有關人士會以相關法律規定來辯解,但是,對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散發「港獨」氣息的政治口號卻不可不問不聞。

  必須指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不同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也不同於「願榮光歸香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固然挑戰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但是,沒有逸出「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願榮光歸香港」作為一首歌,含有「港獨」成分,但若作為一句口號,則是中性的。有人詭辯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要恢復香港傳統核心價值,推動走向普選的政制改革。這就需要結合這一口號被提出的時機以及再度在香港社會「走紅」的背景來予以揭穿。

  首先,「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由主張「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在2016年旺角暴亂時提出來的,在那之前,香港社會已有直截了當要求維護和發揚香港傳統核心價值的口號,也已有爭取「真普選」的口號。所以,梁天琦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具有同其主張「港獨」相一致的政治涵義,不會是說來同恢復香港傳統核心價值,推動走向普選的政制改革等相混淆。

  其次,「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再一次被提出,並且取得遠大於旺角暴亂時的社會影響力,是在當前的「黑色革命」中。7月21日,暴徒在向香港中聯辦大樓發起進攻途中再度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嗣後,該口號總是出現在暴亂現場,證明它成了「黑色革命」的圖騰。眾所周知,「黑色革命」的目的便是奪取香港特別行政區管治權,進而把香港變成獨立政治實體,甚至謀求「港獨」。

  因此,允許鼓吹「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者參選第六屆區議會,是在替「港獨」開「綠燈」。

  行政長官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應當分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真實涵義,號召香港社會各界與形形色色「港獨」決裂。可惜,不知出於怎樣的考慮,新一份施政報告竟然迴避了對香港政局意義重大的這一口號。

  香港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結構性問題橫跨政治、經濟、民生及其他社會領域。與時俱進優化傳統核心價值,堅決粉碎「港獨」,為解決深層次結構性問題所必須。這是「一國兩制」與時俱進應有之義。解決這方面問題,其他政治、經濟、民生等結構性問題就都容易解決。

  杜絕「北愛爾蘭化」論

  另一個必須引起特區政府重視的,是關於「香港北愛爾蘭化」。

  以北愛爾蘭或者其他國家為例來警告香港居民,香港社會政治分裂愈益惡劣,很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緩解,這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把香港同北愛爾蘭相提並論,顯然,無視二者重要差異,是站不住的。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是一個城市,除特區警察外,其他任何團體和個人均不准擁有槍械,從而,不可能產生民間武裝。北愛爾蘭既有城市也有農村,容易產生也確實產生了同政府軍對抗的武裝力量。如此明顯的差異,特區政府應當向香港社會解釋,以杜絕對香港恢復社會正常秩序有害無益的「香港北愛爾蘭化」論。

[责任编辑:董岳昕]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GT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计划 鼎盛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计划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贵州快3走势 上海11选5计划 赖子棋牌 上海11选5计划 上海11选5走势